别信“励志书”上哈佛没有“秘密定式”(附照片)(图)!“这看上去非常专业,但我们不会因为学生出过书,就给他们加分。相反我们会认为出版书很花钱,我们是不是不该因为这个孩子的家庭有钱,有能力完成这个精美的制作就给他录取,这对家境贫寒的孩子来说是一种不公!”当然,罗伯特也说,如果你的确有一些特别技能,比如摄影,你可以给招生官送几张你的作品,但注意适可而止。

  罗伯特·克拉格特在哈佛大学担任了21年的招生官,可谓阅人无数。但在离开哈佛多年后,他坦言:哈佛大学录取学生没有“A+B+C+……X=进哈佛”的固定公式(formul a),所以别信那些所谓的“我如何进入哈佛”的励志书。

  聊及出书,罗伯特记得多年前中国有个女孩刘亦婷也出过书,名叫“哈佛女孩”,但这是在她进入哈佛之后才出的。在罗伯特看来,这与申请无关了,但也因为这本书带动了一股流行,此后多年,好多被名校录取的学生开始出书,诉说自己的录取经历,这些书还成为畅销书被家长热捧。

  “在社会学中有一个词叫微观世界或小(Microcosm),就是说在有限范围内集聚多种类型的人。不只是哈佛,录取率较低的世界知名学府都一直致力于在做这件事,把各种类型的学生聚集到校园里,让他们互相碰撞,摩擦火花。”罗伯特说。

  罗伯特记得有一个家境贫寒的男孩申请哈佛,他没参加过任何,更没有音乐、戏剧、体育方面的特长。事实上,为了支持家庭,他从中学开始就在一家美国的快餐连锁店打工,根本没时间干其他事。这是一家美国著名的快餐店,许多美国孩子喜欢在这家店举行生日派对,因为它以表演闻名。起初,男孩在后厨洗盘子,但他每年都获得升职,到了12年级他荣升为餐厅的表演领班。

  当然,你的技能未必要惊天地泣。罗伯特在哈佛时曾接到一个母亲的来电问,“孩子学钢琴还是笛子,才更可能被哈佛录取?”挂断电话,罗伯特对同事们摇摇头,这个母亲的孩子不过5岁。他给出的答案是:让孩子做真正想做的事,这才是对的。

  “教育绝对不是什么具体的知识,而是那些训练你去整合信息、应用知识的能力。而这样的教育可以在各种学校中发生,每年我们可以看到哈生在走出哈佛后碌碌无为,因为他们四年时间光沉浸在‘我进哈佛’的骄傲与自满中。”罗伯特学生,永远不要坐等期待哈佛能给你什么,更不要认为只有进哈佛才是成功,好的教育可以发生在距离哈佛2英里开外的任何一所不知名的学校里,关键就是学生是否懂得如何去充分利用学校的资源达到发展、进步。

  “这可不是什么特别技能,但这个男孩的经历告诉我们他拥有超越同龄人的控制能力、坚定的内动力,以及面对人生逆境依然不缺的幽默感与创造力,担任这可是必不可少的素质。最重要的是,他能富有地干一件事。”最终,男孩被哈佛录取。4、是否通过“断腿测试”

  “通常,好的材料,我们阅读的时间会越多。”他说。但他也强调,材料的好坏不由厚薄所决定,在哈佛招生办甚至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“材料越厚,学生越蠢”(the thicker the folder,the thicker the applicant)。

  事实上,这个测试适用于体育特长生之外的所有申请人。但罗伯特还是强调,所有录取严苛的学校都没有固定的招生规则,文书、学科成绩、课外活动、推荐信似乎成为了标准配置,但说到底,录取是一个非常主观的过程。

  圣斯蒂芬中学今年的升学成绩相当显赫:全部110名毕业生,78%的人考到州外大学,其中,2名哈佛(1名是中国学生),还有斯坦福大学、西北大学、乔治城大学、达特茅斯学院、威廉姆斯学院、科罗拉多学院、圣易斯大学、埃默里大学、大学伯克利分校、伦斯勒理工学院等名校。

  最后,大家整理出一份名单,招生办公室再开集中。他们经常在玻璃房间的会议室,指着投影在幕墙上的申请材料,一直到深夜一点。最后,由评审小组全体举手投票决定录取谁,不录取谁、或谁进入待定名单。

  每年,哈佛的体育教练都会拜托招生办录取几个“体育好苗子”,而罗伯特和同事们就会思考,这批体育特长生能否通过“断腿测试”,也就是说,当某一天他们因为伤病、年龄或其他因素而不能再踢足球、打篮球,他们还能干什么?当“运动员”这个身份标签被撕掉后,他们是否还具有其他的身份意识能让他们继续为这个社会做出贡献?

  1984年至2005年,罗伯特·克拉格特担任哈佛大学招生官,在任期间获得哈佛大学教育学硕士,此前,他获得另一所常春藤盟校布朗大学的学士学位。离任时,他的岗位是资深招生顾问和助学金办公室副主任。此后,他担任美国著名文理学院明德学院(Middlebury College)的招生办公室主任达6年。目前,他是一所私立寄宿学校圣斯蒂芬中学的升学主任。

  让材料变厚的原因是因为不少学生附上了许多证书、作品集,甚至是个人专著、小说。在罗伯特的印象里,中国学生尤其喜欢把自己写的书送给招生官看。但,这似乎不会对招生结果起多大作用,甚至还可能起反作用。

  还有一些人则拥有各种学科之外的才能,一些特别的技能,包括戏剧、体育、音乐、经济、教等。罗伯特对学生的是,“花更多精力在小事情上(moredepth in little activity)”,即有聚焦,兴趣不要面面俱到。

  “其实,很多人对哈佛有刻板印象,一想到哈佛就是聪明人、学术型、富学生。但在哈佛,2/3的学生并不富裕,他们来自底层家庭。”罗伯特推荐中国学生看一部动画电影《守护者联盟》(riseof the guardians),别硬撑着成为那个根本不是你的那个人,发现自己的潜能是最重要的。

  谈及电影,罗伯特又开始饶有兴致地搓着双手告诉记者,人们想象中的哈佛招生官,就好像电影《绿野仙踪》里的魔术师,大家都以为他有神奇的力量,帮助普通女孩萝西实现愿望。但最后,大家发现根本不存在魔力,萝西之所以能实现愿望回到家乡,依靠的是她自己的勇气和智慧。哈佛招生官也是如此,就是一群普通人。

  今夏,罗伯特接受英锐教育邀请,出任“2014英锐名校申请特训营”项目总监。本报记者在上海见到了他。62岁的罗伯特身材挺拔,幽默健谈,当与记者聊起哈佛的“选才标准”,他多次说道,“你得跟中国家长这样说……”、“你最好把这点告诉中国学生……”不知是否有太多的关系,他似乎有很多话想对中国的学生和家长说。

  “这些书仿佛在告诉大家录取是有一定公式的,要去参加课外活动,要有一些特别的技能,SAT要考多少分……但这些都是扯淡,哈佛录取没有神奇钥匙,更没有所谓的秘密公式。”在罗伯特看来,这些公式正在家长和学生编制一些自认为招生官会喜欢的课外活动、性格、兴趣—因为之前的那个男孩,那个女孩就是这样进哈佛的!但家长们忘记一点:如果你跟别人是一样的,我为什么要录取你?

  罗伯特说,在哈佛,每年招收2000名本科生,50%-75%的学生学术能力很强。对于这批学术强人,学校不在乎他们是否具有兴趣广泛,是否为人幽默,哪怕是书呆子也无妨。学校对他们的期许是:20年后,诺贝尔得主就在他们中产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