抑郁了怎么办?96一代最励志硬汉亲历 这里有两点,类似的事情还曾发生在当红小生彭于晏的身上。在演艺生涯初期,彭于晏曾因合约纠纷和绯闻而陷入困境,后来他专心利用这段事业上的低潮期拼命健身,练出一身完美的肌肉,后来凭运动题材的电影《翻滚吧!阿信》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。

  “那个电话对我来说至关重要,”华莱士日后回忆道,“因为他是我曾经的,非常了解我。他一接电话就确切知道我需要些什么,于是给我了一串名单,让我打给他们。我还先后致电迈克-伍德森、多克-里弗斯,他们都为我指明了正确的方向。”

  运动本身可以促进人体的内分泌变化,大脑在运动后会产生一种名为内啡肽的物质,情的好坏,同大脑内分泌的内啡肽多少直接相关,内啡肽因此也被称为“快乐激素”或者“年轻激素”。运动可以刺激内啡肽的分泌,使内啡肽的分泌增多,在内腓肽的激发下,人的身心处于轻松愉悦的状态中,甚至可以帮助排遣压力和不快。

  华莱士首先当然是对密歇根州有一种归属感,如他所说:“我在这里成长成熟,我的孩子也在这里出生,这里就像是我的家。同样是在这里,我得到认可,并逐渐成名。”

  谈到96黄金一代,人们总会想起科比,想起艾弗森,想起纳什和雷-阿伦,甚至小奥尼尔和“胖头陀”沃克,但却很容易忘记拥有四座NBA最佳防守球员杯和一个NBA总冠军头衔的本-华莱士,也在这一年进入NBA。尽管是落选秀出身,但同样应该被列入这份光荣的名单。

  其实不只是演艺圈,运动改变成活的例子,在生活中俯拾皆是。人生中值得一做的事情有很多很多,而运动,绝对是排名最靠前的选择之一。

  可退役之后,原本关注你的人不再理你,曾经的战友兄弟也各奔东西,每天闷在家里,陪着老婆孩子,虽然安闲恬静,但也未免会感到落寞。对于荷尔蒙过剩的运动员来说,就更会觉得精力无处。

  在那之后,彭于晏又先后主演了多部既叫好又叫座的影片,与影帝张家辉合作的励志影片《激战》中,再一次让人见识了他的完美身材,而和张涵予联合主演的动作《湄公河行动》中,他的矫健身手也令人印象深刻。

  最近几年时间里,“抑郁症”这个医学名词开始越来越多出现在各大有关NBA的新闻报道当中,尤其是上赛季德玛尔-德罗赞和凯文-乐福先后承认自己一直经历心理问题的困扰之后,这个问题越来越引起重视。

  其实类似华莱士这样,靠篮球或其它运动走出人生低谷,重新振作的例子,还有很多。研究表明,运动可以使人快乐,合理的运动可以带来最多的减压效果。

  后来在一次参加节目时,周杰伦曾经说过:热爱篮球的孩子,没有坏孩子!这话虽略显绝对,但由此可见,篮球(运动)帮他建立起多么积极的生活态度。

  简单来说,华莱士的情绪问题,可以主要归结于两点原因。首先就是生活失去了目标。球员时代,你要赢球,要打出好的表现,每天忙忙碌碌,按照球队制定好的计划去训练、比赛,回到住处,一躺下就累得只想睡觉,根本没有时间胡思乱想。

  华莱士所经历的这些,其实我们很多人多多少少都有过类似体会,大家对于学生时代的怀恋,跟华莱士对球员时代的眷念,本质上其实是一回事。所以,在封闭了近两年之后,华莱士才决定走出家庭,重新找些事做,让自己的心灵有所寄托。

  卡莱尔问华莱士,他是否愿意重新回到篮球圈儿,在发展联盟找点事做。华莱士表示很乐意接受这个机会,后来,他成为了大急流城驱动队的小老板和,还收购了一家汽车公司,虽然生活变得忙碌起来,但也因此更加充实,这才逐渐摆脱抑郁症的困扰。

  巨大的压力之下,袁姗姗选择用通过运动排遣负面情绪。通过努力,她练出健美身材,微博上晒出的一组马甲线美照,更是吸引了大批粉丝的追捧,扭转了对她的不良印象。在那之后,状态越来越好的她,事业上也出现转机,这才有了今天的成功。

  但更重要的,是他又能每天与他最爱的篮球相伴了。他曾以为他为退役做好了准备,但最终意识到,所有那些积攒下的财富,都不足以让他在退役之后过上幸福的生活。“你已经习惯了那样的日程,现在每天醒来却无事可做。我攒够了钱,但却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  再就是孤独。球员时代,每天有一群志趣相投的人和你朝夕相处,营造出一个并肩努力,同时又不乏欢笑的群体,很容易让人忘却烦恼,专心致志。再加上的簇拥、的关注,让球员们有了一种被追捧被的感觉,虽然有时会不胜其扰,但整体上是乐在其中的。

  华莱士1996年进盟,2004年作为队魂帮助活塞爆冷击败拥有“F4”的湖人,夺得NBA总冠军,达到职业生涯巅峰。2012年,即将年满38岁的他宣布退役,正式告别了自己所钟爱的篮球赛场。

  华莱士接受了卡莱尔的,决定从发展联盟做起,虽然这意味着他要离开妻子和孩子,离开他们刚刚在里士满买下的新家,但重新回到密歇根,回归篮球的怀抱,还是让他感觉很棒。

  “篮球某种程度上能够控制你的,”华莱士解释道,“它带你一段旅程,这段旅程会给你带来极致的,但也会给你极致的低谷,但是它会让你需要它。有些比赛里,我会抢到20个篮板球,但可能一天后我也就只能抢到7、8个篮板球,而在这之后,你就会寻找一个机会重新证明自己。”

  “但是当你退役了之后,情况就完全不同了,你会感觉你被抛弃了。没有人再会去关心你,你以往会接到的那些电话,就都没有了。这种情况下,你会感到心情低落,但是更的是,你不会像打球时一样,有下一个比赛日的机会来让自己振作起来,所以你就会一直一直地低落下去。”

  整个职业生涯,华莱士总计有大约9000万美金的工资收入,按道理来说,完全可以在退役之后享受美生。但事实恰恰相反,尽管衣食无忧,华莱士却因为生活一下子失去了重心,而变得情绪低落。

  据华莱士本人透露:他在长达两年时间里,抑郁症的,甚至因此体重骤降,原本250磅的他,硬生生瘦成215磅。要知道,职业球员因为饮食管理和训练强度,体脂含量本就远低于,在这样的情况下,减少35磅的体重,说明这个人已经处于非常不健康的状态当中。

  美国心理学家马尔曼做过一项研究,结果发现:人在运动后,焦虑、抑郁的水平显著下降,而愉快程度则会显著升高。这种现象被称为体育锻炼的短期情绪效应,相对于这种短期效应,长期参加锻炼的人其快乐程度和不参加或不参加锻炼的人相比,也有明显的数据差异。

  可是退役之后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,既没有目标,也失去了希望。尤其是这些NBA明星球员,球员时代所赚的钱足够花一辈子,不需要靠工作来养活家小,就更容易终日无所事事,失去生活重心。

  不过严格来讲,华莱士的抑郁症,与德罗赞、乐福等现役球员所的心理问题并不相同。现役球员的心理问题,大多源自于压力,出于对个人赛场表现的不满、担心和焦虑。而华莱士的情况恰恰相反,他已经功成身退,但那些曾经环绕他的镁光灯和话筒突然之间消失无踪,原本充实忙碌的生活,也一下子变得失去方向,让他感觉失落,无所适从。

  中国乐坛的超级明星周杰伦,除了音乐之外,最爱的就是篮球。周杰伦患有遗传性的僵直性脊椎炎,严重时甚至无法平躺,要坐着睡觉。作为好友,娱乐圈的“健身达人”刘宏带着杰伦健身、打球,帮助他逐渐摆脱病痛,而且状态也越来越好。

  除了周杰伦之外,娱乐圈还有许多因为运动而摆脱负面情绪,走出人生低谷的例子。靠电视剧《宫锁连城》为观众熟知和喜爱的内地女演员袁姗姗,刚出道时因为演技不成熟加上招黑体质,曾经被骂得,一度被喊话“滚出娱乐圈”。

  华莱士深知,要想改变糟糕现状,必须得主动做点儿什么。于是他开始拿起电话,向曾经的教练、队友们轮番“求助”。华莱士的第一通电话,打给了现任独行侠主帅里克-卡莱尔想当初,他的第一份主教练工作正是从活塞开始的,而华莱士也是在他的调教下,成为了全明星和“DPOY”。

  华莱士的职业生涯既辉煌又励志,他的人生既令人羡慕又令人钦佩,但鲜有人知,这样一位人生赢家,却也曾经历过一段低谷,甚至一度和抑郁症苦苦。最终,还是篮球帮助他走出低谷,重新振作,收获了人生新的目标和希望。

  现在的华莱士,除了忙于驱动队的日常管理和运作,还不忘锻炼。他仍健身,虽然很少打对抗性的比赛,但经常会球场,去跑一跑,投投篮,并且注意控制饮食,将身材调整至最佳状态既要补回之前丢掉的体重,也不能让自己臃肿走样。最最重要的是,他再也不会彻夜难眠,也不会觉得、寂寞。而这也成为他击败抑郁症的最佳武器。